Education2009
關於部落格
  • 283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心得】散文---我是自傳或自傳是我

【心得】散文---我是自傳或自傳是我

   閱讀作品:楊牧  <戰火在天外燃燒 > 
   收錄於:《散文教室》;陳義芝◎主編 石德華◎導讀;九歌出版社

  從小到大,似乎每每進入一個新的環境,就有一份自傳,忠實地等待著眾人,下筆編織往昔的哀愁與將來的期盼。

  在註冊表、基本資料單、健康記錄卡填寫完畢,幾張兩吋大頭照的背面也寫上班級座號姓名、新生活的雛形也逐漸妄想完畢、班費繳完、規定的兩條新抹布也按時交予班長。我們在積灰的資料中,瞥見一份原本想視若無睹的空白文件,自傳填寫表。似乎我們的人生都還未了結,甚麼風霜雪月也還未經歷殆盡,謄寫過的自傳早已超過曠課和上課打瞌睡的次數。然後,自傳的撰寫成為入學前的必要洗禮,制式而費解。打開筆蓋,在草稿紙上振筆疾書,沒有靈感也能抖出流水帳。不外乎由幼稚園、國小、國中、高中、參與競賽獲獎、父母兄弟姊妹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姑姑叔叔總和幾人、摘錄父母性情職業背景。自傳,是何人、為了甚麼目的及理由,如此殘忍的強迫我們赤裸裸地在陌生人面前坦白自己?將不可告人的大大小小的罪證全數公諸於世。從自傳中,你讀到的是誰?真的是「作者」本人嗎?其實在人們落筆前,腦海中已將資料與素材大卸八塊,分門別類,區分出可與不可。記憶是否經得起考驗,重組的情形依舊存在,經過拼湊後,一個自己想要的過去得以呈現。或許事件與事件間彼此相有關聯,當然不至於產生多大衝突。

  在<戰火在天外燃燒>文中,作者瞬間化身為五歲時的自己,不論是夏天透過樹葉的光線、天空的色調、枝上的蝤蠐、金龜子飛落的角度皆鉅細靡遺。此外,文中對於家鄉的描寫,是感性與知性交融互生的,畢竟,在人與事之外,構成人類記憶的也包含實質空間。戰火在天外燃燒,在距離花蓮遙遠的東方海洋燃燒,此時台灣仍由日本統治,皇民化運動正如火如荼的推行著。一個小小台灣人民對於家國的疑惑、模糊的文化意識。就像孩子們深沉的睡眠不曾因颱風狂嘯的風雨阻擾,戰爭離我們好遠好遠,不禁懷疑啟它的真實性,或許那只是報紙上,一場紙筆的切磋,充其量轉變為孩子們騎馬打仗時,辦演正義與邪惡時多出的角色。而迅速遭到山脈破壞結構的颱風,在孩子們夢醒後,放假便有所依歸,或許孩子們將在傾倒的枝幹、變形的招牌、滿地狼藉散落的家禽絨羽旁蹲下,仔細地思索著,並尋找怪物的大腳印。

  在落筆前書寫,藍色墨水接觸紙面,磨擦誕生燦爛字句前,我們已建構好那個想要展現的自己,我們清楚明白,記憶中的可言與不可言,然而,這並不代表眾人總是藉由細節上的善意謊言,以增加自傳的精采度,成為矚目的焦點,文筆與情節安排佳則具備優勢。然而自傳並非我們瞭解他者的唯一途徑,嚴肅與苛求不免破壞閱讀時的雅致。或許,自傳出現並非為了將眾人放置於展示台,藉由各階段的回顧,我們可能在回憶著碎片堆中,找回最初的自己,因而反省,驚覺生命中,曾經歷的大小轉變。於是,在塵囂滿溢的空氣中,我們露出發自內心的單純微笑。 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